阿澈

【刀剑乱舞】当你爱上纸片人

茗樽:

三日月婶,乙女向。3000字一发完 > > >


 


        你觉得,自己爱上了一个人。


        ……对,不仅仅是“喜欢”。


        你自认从不轻许情爱,那有这般念想,也断然不会无由。


        「三日月宗近」


        刀帐上的名字似是要从屏幕彼端浮凸出来。你不敢再看,绷住表情视线上移,努力开始回想。


        究竟……是从何时……


 


        你不算非酋,也称不上欧皇。


        你玩过各种游戏,也喜欢过同样多的人。


        然而结局从来都相似。


        ——你最喜欢的,恰恰无法回应你的召唤。


        所以当那个总爱“哈哈哈”的老爷子出现在你指尖下方的时候,你愣怔了。


        甚至用另一只手遮挡下脸,恍然如坠梦中,不敢置信。


        ——以往那些无人响应的爱……大约就在这一刻,悄然汹涌起来。


        老爷爷自此在本丸住下,每日用魔性笑声洗刷屏幕,还不忘一脸天然地说着“大就是好”之类的内涵笑话。近侍的工作被他一手包办,竞技场单骑挨打的命令也由他来执行。你双眼发亮地捧出三颗金球递到他怀里,他笑眯眯地接过,附带一声:


 


        「すまんな」


        “有劳你了。”


 


        注视着屏幕上的人影,你笑弯了眼眸。


        刀帐里的简介已经无法再满足你,你开始恶补日本史。网络、书铺、博物馆……你用心记下他每一任旧主的名字,再以罗马音标记诵读。你铺开白纸,密密麻麻地罗列出他被转手的前因后果,他与其他刀剑的羁绊纠葛。你单曲循环他的近侍曲,试图从中分辨出他所经历的,血与火……爱与恨。


        ——你想更清楚地知晓他的过往,你想……离他更近一些。


        那天照常登录游戏,却是他来为你开门:


 


        「あっはっはっはっは、近う寄れ……一度言ってみたい言葉だな」


        “啊哈哈哈哈,近身上前……一直想这样对人说一次呢。”


 


        你静坐片刻,突然转头在网上翻出了他的语音集。即便每个音节都已熟稔,你仍是逐句播放,逐字细听。


        ……待你意识到的时候,你已经上翘了嘴角。


        不自觉地。


        你下划界面。倏然间,一行被涂黑的文字映入你的眼帘:


 


        「まぁ、形あるものはいつか壊れる、それが今日だっただけの話だ」


        “嘛,有形之物终将破坏,我不过是在今日而已。”


 


        ——哀而不伤,又流露几分隐忍已极的温柔。


 


        “三日月啊……他将自己藏得很深。”


        你的脑中忽而划过某人的评语。


        “他从不提及自己的过去,也从不在意任何事情,乃至自己的死生。”


        一如他的中伤台词。


 


        「はっはっはっはっは…いや、笑っている場合では無いか」


        “哈哈哈哈哈……不,不是该笑的时候吗。”


 


        无论身处怎样的困境,他都是那般淡然随意,甚至将笑化作了刻在骨子里的本能反应。


        只是……他真的快乐么?


        你仿佛嗅到自青史一页中透出的丝丝血气,眼中所睹,恰恰印证了他在近侍曲中所说——世间的璀璨辉煌必将归于沉寂。


        你插上耳机,反复聆听他的碎刀语,竟似失了魂。


 


        你想让他活过来……至少,在你看得见的地方,活过来。


        你试图讲一个故事,用各种方式——


        推敲文字,执笔而绘,书写音符……你构筑了各种故事。追溯前因,仅仅是希图故事里的主人公能代替你,与他在另一个世界里相遇。


        或是打开衣柜,取出与他所着酷肖的服装,将自己打扮成他的模样,想象着他正借助你的躯壳驾临尘世。面对落地镜,回忆他的风骨,而后驾轻就熟地……露出微笑。


        那一瞬,你被镜中之人震撼到。


        ……相似度,连你自己都不曾料想。


        你几乎下意识地用手撑住镜面,想要凑近前去看得更清楚些。


        却蓦然瞥见镜前双掌间的空隙。


        你想起他在MMD里凑近时,也是这样……


        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所阻隔。


        ——那个,名为“次元壁”的事物。


 


        次元壁……啊……


 


        你在屏幕这一端沉思了许久。


        而他就立在你的床头,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静默等待。


        你回过神,凝眉看着他,又举起指头,轻轻戳了一下他的面孔。


        他微笑不改,神情分毫不动。


        ……仿若一个呆板的,徒有其形的华丽人偶。


        ……事实也……确是如此呐。


 


        你终于想起,自己爱着这么一个人。


        明明只是青年外貌,却终日以老年人自居。那几句寥寥可数的台词里,“哈哈哈”已成为最深印象。


        他有美好的姿容,强大的实力,亦有融在史诗里的,辉煌直至静水流深的过去。


        他并不在意自己的死生,但仍愿意在阵亡之前,借用言语,令你宽慰些许。


        就是这样一个人。


        正是这个人。


        他的身躯……是没有厚度的。


        那块四四方方的屏幕,即是他全部的世界。


        你与他之间,横亘着难以计数的鸿沟。


        比夜穹更深邃,比宇宙更宽广。


        穷极一生,也无法跨越。


 


        当晚,你做了一个梦。


        或者说,是他入了你的梦。


        眼前之人,衣装甲胄一应齐全,捧住茶杯安然端坐。而你仅是远目以观,不敢上前。


        “我知道你的烦恼哦,姬君。”三日月惬意地抿了一口茶水,蒸气上浮,模糊了他的面目。


        你没有回答,亦不知当如何回答。


        “或许有别于‘喜欢‘,可是啊……这真的是‘爱’么?”


        你抬起眼睑。


        “……是真的哦,”你轻轻地,像是怕惊醒什么人一般低声说道,“是真的哦,三日月桑。


        “当初固然为你的容光所慑……但,这是不一样的哦。


        “自打我有所察觉以来,就没有哪一刻停止过审视自己的内心。


        “我……爱您,毋庸置疑。”


        你咬住唇角注视着他,泪珠无声,滚滚而下。


        “我爱您。”


        ——纵使承载他的唯有一张薄薄的怀纸。


        ——纵使他……从·未·存·在。


        “有生之年,爷爷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告白呢。”老爷子没心没肺地笑起来,笑着笑着,却渐渐敛去了神色。


        “呐,姬君……你知道,为什么越是年少时的爱恋,越是赤诚么?”


        清风徐来,拂开他鬓角状呈暖金的流苏。


        “因为会归于沉寂的不止历史的烽烟……‘感情’,亦是同样啊。


        “……年轻时的爱恋,未免多到无处安放。所以,就落到爷爷我头上了吗。”


        他开始微笑。


        “可是姬君,这是不被允许的哦。


        “年轻人那般炽烈如火的爱,我怕是经受不住呢。


        “——意欲爱人,必先爱己。然而啊……世间已然没有任何人事,能够再次引动我的爱憎了。”


        他将左手下放,轻轻搭上腰侧的刀侟,目光顺从自己的指尖,缓慢游走。


        “不必为我这样的朽木停留,你的人生才刚刚起步,鲜嫩仿佛枝头带露的花朵……你当在你那边的世界,寻一个爱你,你也爱的人。然后,收获只属于自己的,盛放的八重樱吧。”


        “那你呢?”不知何时,你已然掩面大恸,泣不成声,“我尚且还有余地……可你……可你根本就无从选择……不是么?”


        听完你的话,他笑得那么温柔……神情微动,竟似有很多话语梗在喉头,然而最终出口的只有:


        “……因为这是必要的啊,姬君。”


        透过指缝和模糊的泪眼,你隐约睹见对面宛如平安贵族般的男子悄悄站起,转身而行。


        “你要去哪里?!”你脱口大呼,浑然顾不得自己此刻的狼狈。


        你有一种预感,他……


        “我不会再回来了哟,小姑娘。”他回首过来,垂眸而笑,瞳中弯月熠熠生辉,“所以啊……


        “忘了我吧。”


        你流泪,你惊呼,你紧紧追随他的背影,却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你的梦境里,有如一阵风来即散的烟絮。


        你怔怔地仰视青烟上燎。


        他消失的时候,似是把你心头的某部分,也一并带走了。


 


        四野空寂。


 


        你从梦中醒来,泪水早已打湿枕畔。


        扯住被子胡乱抹了把脸,另一手颤抖着划开屏保,你迅捷无比地登录游戏。


        温和的笑颜,半阖的眼睑,还有眸中浅浅浮现的弯月——正是你闭上眼,就能自然而然勾勒出的画面。


        但你知道那已不是你的三日月。


 


        其实他说的,是对的呢……


        ——这是一场自初始之期便能预见结局的,无疾而终的单恋。


       那样璀璨的火光……就像是把某些一辈子只能存在一次的情感,也一同燃尽了。


 


        穹窿之上的最后一丝月影也被浮云所掩。


        你已不再哭泣,双目红肿,回返桌面。


        呆呆望住游戏图标,这是你最后一次为他失态。


        然后,长按屏幕,选择“卸载”。


 


        【0%】


        进度条滚动起来。


        ……临别之际,说些什么好呢?


        啊……


 


        【30%】


        「ありがとう」


        “谢谢你。”


 


        【60%】


        そして・・・・・・


        以及……


 


        【100%】


        「さようなら」


        “永别了。”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