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觀夢人:

二零一五年八月
那日
日落时我死去
在你刀下
活成雾和风

锈色的树都向你靠拢
我被世人的恐惧埋下
又被萌生在黑暗土壤的心悸掘出

在你
刀锋下溢血的脖颈
我的每一颗红细胞
杀死血小板
闯往你
在遥远的梦里
在那儿,在你刀下
我活成雾和风

活成雾和风?

就拥住你闯入我梦里的那一瞬
是我此间第一次遇见你
绝不是你第一次遇见我
那是永恒
是拥有金黄柔软内核的切面
是黄昏上紧紧依拢的树
是沾染罪恶的行刑处
是溶有太阳的海

你闯来
以罪孽铸成的刀
砍开了无数灵魂与肉体的相扣十指
砍开了囚禁我兴奋血液的咽喉
砍开了牵握天堂地狱的绳索

你刀里有闪烁心跳啊
像血海中一滴蓝
结束过千万,留我一个
活成雾和风

我牵住你
紧跟你
听着你
像你要求的

请将秘密告诉我
我将是这世上第二个
和最后一个知晓你与世界的秘密的孩子
我听着你
像你要求的

我们在漆黑海底
飞去蓝色月面
我们都是鸟
这世上无人不是鸟
你翅膀锈了
我的翅膀因我而愤怒,自己飞去了
我双肩流着血与你飞在海底
游于我们的穹隆

你可以将刀支在蓝色月面
如果它太沉重,就不要再拾回了
仅一次
我们一起在此死去
仅一次
温柔地死去,感受共生
也感受自由
也感受欢愉

我不知道你是否爱那世界
是否睡去有过梦境
你是否知道我为什么思念
这个血肉横飞昏暗痛苦的梦?

所有的浪漫
诸如
冰原怀中的极光
季节更迭过山海
闭眼时咫尺间遥远的火车轰鸣
年岁不经流过的记忆里
漆黑地面上星点般白墙灰
老猫踏过老屋彩色玻璃叠影
红男绿女、垂髫耄耋
日、月、星
鱼、鸟、兽
历史、文明、时间、宇宙
都不及
我们二人
相遇在同一场梦
相别在同一场梦

世界残忍?
残忍啊
但竟也容有你放生我一举
仅此
无论如何
在我一生的梦境里
它最为珍贵

日落后我复生
在空中
而不是我们的海

我无限地下坠
下坠
渴盼活成雾和风

评论

热度(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