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阴阳师】猫居此(青坊主x你)

瓷卿:

青坊主x你
僧与猫的故事
【“皈依佛,皈依法……”】
【“皈依小鱼干!”】


一.
     你是只猫。
     白腹狸花,蓝眼雪爪。
     当猫一点也不容易。
     叼着不知道从哪个村子里偷来的鸡,被一群细犬撵出二里地。你拖着你的晚餐窜上树,树下绕圈的狗不依不饶。
    “走开!臭狗!走开!”
   蓝绿色的眼里鬼火灼灼,它们夹起尾巴从你的视野里溜走。
    你是只猫又,会说话,不化人形。
    变成人有什么好?这样的世道,人活得不如猫。
    当然,猫活得也不好。
    你盯着荒寺门前探头探脑的老鼠,弓起身,猛地前跳——
    然后一头撞在扫帚上。
    老鼠早跑了,僧人慢条斯理收起挡在你前面的扫帚。
    “不可杀生。”
    岂有此理。
    你炸了一身的狸花毛儿,伸爪子挠在他袈裟下摆上,“我要饿死了喵!饿死猫也是杀生喵!”
     “……”
    坏了,刚刚是不是说了人话?
    僧人似乎轻微地叹了口气。在你撤爪子窜进草里之前,他俯身抱起了你。
    “男女授受不亲喵!!!!!!”
   


二.
    男女授受不亲,猫也不能乱亲。
    如果非得要亲,麻烦先管饭。
    你咕噜着抬头看僧人,他慢慢地掰碎手中的饼,浸在你面前的碗里。
    “你就喂猫又吃这个?”
    “只有这个,怠慢施主了。”
     管一只猫叫施主,稀奇。
    “猫又不吃素。”
     然后你很没出息地一头扎进了碗里。
     僧人在你身边坐下来,捋着你脖颈上的毛,你咕噜咕噜地抗议,抬头想咬他的手。
   他看着你,笑。
   那双眼颜色很淡,光下闪闪烁烁着珀色,光华流转。
   “皈依佛,皈依法……”他说。
   “皈依小鱼干!喵!”


三.
   “你做什么喵?”
    你抓着他的袈裟跳上他膝盖,仰头看他手里的经卷。
   “拙僧在诵经。”
   “诵经做什么?”
   “渡世人。”
   “怎么渡世人?”
   “成佛。”
    你打了个哈欠,懒懒地从他膝上跳下来,灯晕在你身边摇晃,墙上猫影摇曳,两尾纠缠。
    “那你什么时候成佛呀。”
    僧人拢上经卷,油灯的光在他面颊上涂抹着影,他微微叹息。
    “有缘时罢。”
    “施主也要修行啊,修行得道,自有因果。”
    你去拍自己的尾巴,两条尾巴缠住你的爪子,被你按在身下咬,“修行的因果是什么?”
    “得以成人。”
    你皱起鼻子。
    “我才不要变成人呢,当猫多好啊。变成人过得不好,还得等你成佛了来渡 麻烦麻烦,喵。”
    “你快成佛吧,成佛之后我来找你。我不想变成人,我只想吃小鱼干。”
    念珠在僧人手里咯咯的响。


四.


     有人死在了寺门口不远。
     你是妖兽,十里内的一星血腥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僧人还在院后浇花,用食指细细抹掉叶上的浮尘。
    你窜上墙去,盯着门前的尸骨看。
    怎么死的呢,不知道。尸骨已经看不出面容衣着,一群鸦停在它空荡荡的腹腔上,嘎地一声抬起血红的头。
    遇到狼了吗?遇到强盗了吗?
    你从墙头跃下,化形如豹。乌鸦尖叫着飞起来,栖上枝头对着你咒骂。
    “烦死啦喵,闭嘴喵。”
    你拽着那具破破碎碎的尸体往草丛里拖,双尾窸窸窣窣扫起尘埃,掩盖寺前的血迹。
    这是他的寺院,他不会喜欢门前血淋淋的。
    松开那具尸骨,你压低了前身窜进林中去找枯草盖它。回来时僧人就站在那丛乱草里。
    他跪下去,用手拂着黄土,一捧一捧盖在死者身上。粘着血腥的茅草在他手腕上细细地划,一道一道的红。
     艳得诡秘的暮色下回荡着偈子声,僧人阖上眼,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生逢乱世。”


五.
   


     摊上收拾货物的妇人听到禅杖点地声。远远地,从青石路那一头传来。
    她抬起头,清晨日光尚不明朗,僧人青色的袈裟在雾气中浮动,看不分明。
    “大师有事吗。”
    “有劳施主。”他合十了手,有些拘谨地拜下去。
     “有鱼干吗?”
    妇人错愕地看着他,一只猫从他身后背的布袋中探出头。
    “喵?”
    “那个……我还是想吃小鱼干。”
    “吃小鱼干不算杀生的喵。”


六.


   “那个,那个你什么时候成佛啊。”
    你的尾巴在地上画着圈,转得你恨不得空出一只爪子按住它。
    “怎么了?”
    “就是,就是……如果你不急着成佛的话,我有个想法。”
     尾巴转得更厉害了,你一屁股坐下,坐在自己紧张兮兮的两条尾巴上。
    “我努力一下,大概可以变成人……不过,不过要好久哦。”
    “如果,如果那时候你还没有成佛的话……”
    “能不能和我在一起啊喵?”
    他伸手捋着你颈上的毛皮。
     “傻话。”


七.
     猫有九命,九转不死。
     人唯有一世。


八.


    你被火光惊醒。
    花一样的红色,蔓延的,伸展的,像是有生命的什么东西,舔舐着天幕。
    院门被踹开,嘈杂声听得你头痛。
   “妈的,破庙什么也没有。”
    刀反射着火光,院中一片雪亮。那僧人一身青布袈裟,色调暗而冷。他合十手,不悲不喜,对着闯进来的贼人们一拜。
    “施主何事。”
    刀对着他的肩落下去,然后折断。
    如豹的猫又咧开满嘴利齿,挡在僧人身前锐笑出声。
    “猫又吃人的喵。”


九.


    “那个……对不起哦,是不是杀生了就不能变成人了?”
    “我不够厉害,不过猫有九条命的,你不怕。你等我啦。”
    他摇头,抓住你的爪子,毛蓬松着,正在变冷。濒死的猫又枕在他膝盖上,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咕噜。
    “你要努力成佛哦。”
    “等我再变成小猫,回来找你。”
    他抱住你粘着血的身躯,一地残刀中跪坐下来。你听不到他唱偈子的声音,你听不到超度词。
    你感觉到有什么很冷的东西,落在你的眼上。


十.
   
    从前这座寺里有人。
    有个僧人,是人,禅杖袈裟,独来独往。
    有只猫,是妖怪,白腹梨花,蓝眼雪爪。
    现在这座寺没有人了。
    有个妖怪,叫青坊主,禅杖袈裟,独来独往。
    没有猫,白腹梨花,蓝眼雪爪。
    名为青坊主的妖怪在日暮的荒道上徘徊,偶然遇到猫,蹲下身来喂它一点什么。
    猫大多舔舔他的手心,走开。
    “皈依佛,皈依法。”
 


十一.
  
     “皈依小鱼干!喵!”

评论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