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澈

simple:

说个真挚的事,写作很丢人莽?


先不谈我自己,讲我高中一个同学。他一个男生下课不聊游戏不扎堆打着玩,就趴在课桌上写作,手写。但我在知道并佩服他之前先听到的是全班性的嘲笑,用讽刺的语气说,人家是大作家。


我笑不出。我也是写作的。


后来有次机会我看到了他公开的文章,说实话写的很不错,氛围渲染的很棒。但班里同学依然是嘲笑,把文章里的句子抠出来一字一句的嘲笑。最过分的是他们甚至趁他不在时偷拿出他的笔记本,当着全班的面大声朗读,然后哄堂大笑。


到最后,连班主任上课都不时调侃,我们的大作家又创作什么了。


他始终沉默的笑笑,回头又继续创作。仿佛世界只有纸,笔和他自己。


我比他幸运,我从初中就开始写作,写言情,并得意洋洋的给同学看,我主动的。现在回看会发现当时写的简直失笑,但从没人嘲笑我,我收获的全是赞扬和鼓励。其实我不见得是真的有多好,大家可能心里会笑,但面子上没有。我真的感谢他们的善良。如果我经历那个男生那样的处境,我也许真的放弃写作了。






扯了这么多没用的只是想讲今天的经历,跳完舞我抓紧休息时间赶稿,一个舞蹈室的女生就凑过来看,渐渐人多了起来。她们问,你在干嘛。我说,写文。然后她们交换了一下眼神,那种心照不宣的轻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不觉得丢人,我写的出来我就比你们所有人都厉害。


所以我当时敲键盘的声音更响了,手速也更快了,想了想还是很直白的说了句,知道我为啥一个月能换那么多口红,因为稿费。


这种低级的回击我一直很不屑,但用过一次就发现很奏效:她们的眼神,我不用看都知道变了。









所以为什么毫无天分的人总喜欢扎堆去嘲笑寥寥无几的天才,因为他们除了昏庸的依靠践踏他人来提高自己之外再也没别的办法能昭示存在。

评论

热度(117)

  1. 阿澈simple 转载了此文字